夏天里的童年 冯子歌:梅雨之雾·27°黔地标读书会线上分享会

2022年8月21日 by 没有评论

贵阳是一座潮湿多雨的城市,天气变化快,雨来得匆忙,也说走就走。六七月份,碰巧是梅雨季节,云脚长毛,又是劈头盖脸的暴雨一场。雨很大,和童年时的大雨一样突如其来,也走得干净利落。神经生物学上有一种效应叫普特鲁斯效应,闻到熟悉味道时,就会回忆起当时的情景。此时此刻扑面而来的青苔混着盛夏的味道,自然让我的记忆依稀浮现。

一到下雨的时候,小孩子总是很兴奋。我们从不在乎鞋子裤子兜了满满当当的水,我们只在乎谁踩的水坑多,谁溅起的水花高。

“怎么办,下雨了。”我看着一旁愁容满面的女孩,小卖部门口的雨珠一连串地落下。“我没有带伞。”女孩摸了摸鼻尖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小卖部里挤满躲雨的人,骂骂咧咧地抖着身上的水。老板娘在柜台前放着大呼小叫的琼瑶剧,昏昏欲睡;几个男孩嗦着牛肉粉,荡起一圈圈烟火气。我对女孩笑笑说:“不怕感冒的话,和我顶着外套冲出去吧。”她淡淡地看了看我,然后笑着点点头。在人群的惊呼声中,我俩冲破雨雾,跑进了瓢泼大雨里。雨滴毫不留情地砸在我们的脸上,她踩起的水花溅在我的裤腿上,我喊叫着追赶她,试图把她的衣裤也弄得狼狈不堪。大雨中的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自由。

学校门口有个封顶的天桥,听说过段时间要拆了,可在当时,那是我回家的必经之路,是我最熟悉的地方。那天,我们跌跌撞撞地闯进天桥,暴雨中的天桥略显冷清,空旷的桥身里传来阵阵吉他声,街头卖艺是大学乐手初来乍到的最佳体验。愈演愈烈的暴雨阻拦了我和女孩的前路,吉他声悠悠回荡,大学乐手在唱罗大佑的《童年》,我和女孩啃着辣条在一旁听他唱,外面的雨也一直没有停下来的趋势。

“黑板上老师的粉笔还在拼命叽叽喳喳写个不停,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游戏的童年……”

那天究竟听了多久,我早已记不清了,但之后再见到唱歌的大学生,我总会为他们热烈鼓掌,也算是纪念那场雨中演唱会,缅怀我童年的情怀吧。

在记忆里,童年的雨是从来没有停过的。我喜欢打羽毛球,虽然只学了三脚猫的功夫,但是好动的天性决定了我永远不会停下来。那时,家附近没有专业的羽毛球馆,连球网也不好找,于是,家楼下停车场的起落杆就成了我童年的羽毛球网。小孩子总是好动的,羽毛球用不了多久就伤痕累累,我与几个伙伴就会蹲在花坛旁试图理顺被折弯的羽毛,试图把掉落的部件插回去。但雨总是来得不凑巧,每当我们聚精会神做完一切准备工作时,雨点就毫不留情地落了下来。

下大雨的时候我总会想,为什么在最快乐的时候就一定会有冷水泼到头上,为什么马上就要完成的好事总是会被人搅黄,为什么学习的10分钟长得起泡泡,在门口打羽毛球的10分钟却不过几个来回。

“快点快点!我们试一试在雨里打羽毛球吧!”我是孩子群里出了名的假小子,带头闯祸,和大人因为回家的时间讨价还价。我以为在雨里打羽毛球会很有趣。事实上确实很有趣,如果每次回家没有弄得一身泥浆还容易感冒的话。

小孩子做事总觉得自己理所应当,就像这梅雨季节,该来的雨说来就来,只是因为到了季节,于是顺理成章。所以,我总是以为现在再去淋雨,再去听罗大佑的《童年》,就能回到被羽毛球砸到头的时光,就能弄明白为什么下雨就能知道歌词里“山里面有没有住着神仙?”的答案。

”我家傍着照壁山,虽然生活里没有池塘和榕树,但知了确实在每年的六月就会叫嚣,而那暴雨一场的盛夏,也一直如约而至。阴雨的天气总是给城市笼罩上一层忧伤的薄雾。但我还小,还只会幻想把手表冻在冰箱里能不能保鲜时间。那大雨绵绵的夏天,总是带给我自由、惊喜,和洗不干净的黏糊糊的外套。我喜欢踩水,会一个人独自在下水道旁的泥坑里蹦蹦跳跳,结果,被妈妈以浪费时间洗衣服为由要求我洗碗。

下雨天玩是最好不过的,借着雨雾就可以轻松地藏到别人看不见的地方。树背后或者垃圾桶旁边是视野的盲区,那时候我总耍小聪明去忽悠别人上当。下雨的城市很漂亮,房子里的灯光能恰到好处地被雨雾晕染出温馨的味道,我那时总觉得下雨可以让人们被保护起来,被包裹起来,雨一下大,人们就往家里跑,就连校园里的流浪猫也钻得没了踪影。所以茫茫酷暑里清凉的雨,可以冲刷走人的浮躁,还有人的视线。我自诩大王,雨中藏身我从来没有被发现过。最后被抓到也无疑是因为妈妈喊我回家吃饭的河东狮吼。我会慢慢悠悠地坏笑着准备吓妈妈一跳,但她却总像背上长了眼睛一样,突然转身抓住我的领子,然后打伞带我回家。而那大概就是我小时候为数不多的,乖乖打伞不淋雨的时候吧。

“总是要等到睡觉前才知道功课只做了一点点,总是要等到考试后才知道该念的书都没有念……”

好像盛夏的雨越大,越能看见人类的伟大和渺小。伟大在这城市里,人类建起了拔地的高楼,装上了凉快的空调,发明了放学路上一块钱一根的小布丁。这些或大或小的发明,成为人类智慧的直接体现。但人类又何其渺小,穷其一生,能够在这些宏伟大楼中得到一席之地就已经足够温暖了。想来当时觉得雨是保护神的思考,也来源于孩童时期幼稚的猜测吧。所以我盛夏里的童年收获最大的不一定是丰富的时光,更多应该是一个像暴雨一样纯粹的思考方式吧。所以看着梅雨季节慢慢飘落的雨,耳机里放着罗大佑的《童年》,所有的过去式又鲜活地出现在了我眼前。

盼望着长大的孩子,确实一天天长大了,没再淋过那天似的大雨,也没再听过那天似的好歌。

那几寸光阴像雨雾一样顺着指缝逃走,我手里没有时间,更没有寸金,但或许这些都不重要。我有善良、勇敢、沉思、自由,和我六七月份盛夏限定版潮湿发芽的童年!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